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5篇最新

发布时间:2021-11-08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5篇最新

对记者来说,讲故事是本职,讲好故事是本事。那你知道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都有那些吗?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关于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5篇最新。希望可以帮助大家。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篇一

我来自雪域高原,在西藏已工作4年多了。今天,我要讲的故事,都跟路有关,难度系数非常高,是真正的天路。

第一条路是位于西藏东南部的墨脱路。它的难度系数高,是因为很多路段是悬挂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绝壁上的。墨脱公路直到2013年10月,在中国三代交通人的努力下才建成。而之前,很多人去墨脱县不得不徒步翻越两座大雪山,甚至长眠在那里。

这几年,中央电视台持续推出《走进墨脱》报道,我也是三进墨脱。最特别的一次,是去年10月到墨脱县最偏远、也是唯一一个还需要溜索过江的岗玉村。那条溜索有200米长,下面是湍急的江水,我还有点恐高,幸好之前喝了一碗当地村民的鸡爪谷酒,壮了壮胆。

第一次绑在溜索上时,我听到自己的心跳,起码飙到了120,非常恐慌,不得不撤下来。我的搭档扎旺说:“陈姐,要不你别去了,我去拍回来。”我当时就急了,徒步八公里都走到了岸边,怎么能不去呢?记者又怎么能不到现场呢?结果,又第二次绑了上去。滑过对岸,村民们说,我们是第一个到村里采访的媒体记者。

好消息是,就在今年7月,岗玉桥建成了,以后再也不用过溜索了,村里的玉米终于可以卖出去了。

在岗玉村,我路遇一对四五岁的姐妹,她们只有一双鞋,一人一只,山路很磨脚!其实,我的女儿比她们大不了多少,现在重庆读小学,全靠我的父母带着,聚少离多。女儿让我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西藏的孩子们。我们推动了西藏儿童先天性心脏病“免费救治方案”的出台,还正在帮助更多盲童获得学龄前教育的机会。生命总有另一扇门打开,好记者就是那开门的人!

另一个故事,是一段特别的巡诊路。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洛松,是昌都地区边坝县沙丁乡的乡村医生,从医20年,是全国十佳最美乡村医生。

2012年冬天,我们跟随洛松在怒江峡谷里巡诊,整整走了5天,差点没回得来。因为这5天,我们的体力消耗很大,很多山路坡度到了70度。路上,吃的是一种当地叫“圆根”的白萝卜,拌点辣椒。当我们终于走到这座5200多米的雪山脚下时,我实在支撑不住,瘫倒在雪地上。同事扎旺,身体特别棒的藏族小伙,也累得不行,抓起雪就吃。我躺在雪地里,心想如果能睡一觉,真是太幸福了。可红军战士不就是这样躺在雪地里休息一下,就永远站不起来了吗!

风雪中,洛松给了我10颗丹参滴丸和两瓶葡萄糖液,在大家的帮助下,我拉着马尾巴爬上了山。山顶上,洛松拉着我的手哭道:“陈姐,这条路以前没人走过,别人也不了解我是怎么走过来的,只有你了解,因为你走了。但是我希望你以后别再走了,这条路太难了。”

今年9月29日,洛松被评为“全国民族先进个人”。我在微信里含泪回了一段话:这一路走来,终见你结出硕果!我们一直都在努力走着自己的路,不要犹豫,不要怀疑,不要放弃!因为我们的报道,西藏全区乡村医生的待遇提高了。

前几天,我回重庆看望了年迈的父母,爸爸说,“你不要再爬珠峰了。”当时,我没有回答。现在,我想借助电视机对爸爸说一声:“对不起,爸爸!只要需要,这条路,女儿还是要走下去。”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篇二

随着一阵急促的铃声,我习惯性的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热线电话。这一天,是2011年5月16日,这一天,是我从中国传媒大学进修回来后的第136天。在北京的两年,我看到了很多大场面,以至于再次回到家乡,心里多少会有一丝不甘。作为一名年轻记者,我有时也会因为梦想与现实的落差而心生抱怨。但是在接到这通电话以后,我慢慢地变了。

来电话的,是陇东学院历史文化学院的马院长。她告诉我,学院里有一名叫曹月霞的女孩,成绩年年名列前茅,只是从进校的那一天,她就拄着拐杖,走起路来特别费劲。而最近,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不得不坐着轮椅去听课了。按照学院的规定,曹月霞需要休学接受治疗,但她只是哭,就是不肯离校。马院长跟我商量,希望这一次我能和她一起到这个学生的家里去看看。

这是一个叫做官亭村的小山村,这里山大沟深,交通不便,曹月霞是这里唯一走出来的女大学生。出门迎接我们的是她的姐姐曹红霞,这个已经22岁的姑娘,看上去却只有七八岁孩子那么高。红霞告诉我,她一生下来,就得了这种病,双腿日渐变形,最终没法走路了。爸爸妈妈带着她四处求医,还欠下了一身债。更没想到的是,从初中开始,曹月霞也患上了和姐姐相似的病。这一段崎岖的山路,别人走出去只需要个把钟头,可她一走,就是半天。

“田大哥,你看,这条路就是我梦想的阶梯。初中的时候,我每天都要走,到了高中,每周往返一趟,而现在,我已经走不动了”。曹月霞含着眼泪告诉我,有好几次走到一半的时候,她的脚就钻心地疼。望着一望无际的大山,想着遥不可及的大学梦,她真想扔下拐杖,回去算了。但是,一想到还在家里眼巴巴的盼着她回去讲新知识的姐姐,一想到作为家里唯一劳动力的妈妈,一想到两年来身患重病还在四处为她筹集学费的爸爸,她就再也没法退缩了。

这是一个命远多舛的家庭,但这又是一个坚强的家庭。面对贫穷,他们不等不靠,而是用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改变着全家的现状。姐姐红霞,为了不给家人添麻烦,学会了用双手走路,学会了洗衣做饭,天资聪颖的她,更是没有放弃对知识的渴求。妹妹在教室里读书,她便蹲在窗外跟着读,妹妹在灯下写作业,她便一页页的翻看着书本。就这样,她跟在妹妹身后,一点一点的学完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全部课程,从没走出过大山的她,早已插上了想象的翅膀。

我悄悄地问曹月霞,为什么当初不愿意接受大家伙的帮助。她说不好意思,也不希望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自己。因为在她最自卑的时候,是姐姐一双双的绣着鞋垫,托爸爸拿到集市上去卖,然后换点零花钱交给她。还告诉她,贫穷不丢人,别人的眼光没关系,重要的,是不忘初心。

不忘初心,短短的四个字,很快打开了曹月霞的心结。她告诉我,梦想,是一种力量,更是一种责任。她希望用责任来支撑起这个家,像姐姐那样,用乐观的心态去实现真正的梦想。

是啊,真正的梦想。作为一名记者,我的梦想不也是如此吗?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需要我,我要用笔和镜头精准地报道她们的生活,把她们的故事传播得更远。

几天后,我的这期节目《姐妹》播出了。短短一周的时间,社会各界的捐款就达到了24000多元。我们还报送省级媒体播出,通过微博、网站不断转发,让姐妹俩的故事飞向了全国各地。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同行与我们展开了爱心接力,一篇篇报道讲述着更多山区孩子们的故事。城里的老师来了,在校大学生来了,爱心企业和公益组织都来了。大家带着暖暖的爱心汇聚在一起,娃娃们的眼睛亮了。

一晃,两年过去了,在我们的持续关注下,曹月霞的病情稳步好转,并且顺利的完成了论文答辩,带着满满的感恩回到村子,成了一名小学教师。而姐姐红霞也用自己的乐观感动了邻村的一个小伙。2013年,他们收获了爱情,今年教师节那天,他们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......

贫穷从来不是独行者,总是与老少边穷相伴,与老弱病残同行。越走进偏僻的山村,就会发现更多触动人心的故事。两姐妹的故事告诉我,穷并不可怕,最怕的是落后又落志。把志气扶起来,把智慧立起来,有了这种精气神,梦想总会扬帆启航,贫穷迟早会远离而去。

从北京回到这片熟悉的土地上,已有136天,我知道未来的路就在前方,与基层走得更近一些,与人们的心贴得更近一些,汇聚你我的力量,共同帮助,像曹月霞这样的贫困家庭与全国的老百姓一样共圆小康梦,一个也不掉队。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篇三

今天,我要讲的是我的一段采访故事,是发生在一位普普通通农村妇女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她叫赵小参,今年62岁。32年前,赵小参的公公婆婆两个月内相继离世,撇下最大17岁、最小才6岁的3个婆弟和两个婆妹,看着孤苦无依的弟弟妹妹们,赵小参发誓说,就是拉棍要饭也一定要把他们拉扯成人。家里没钱,赵小参就挨家挨户去借;家里没房,赵小参就和丈夫想尽办法把生产队里3间没上瓦的仓库修缮后给弟弟妹妹们置办了一个新家;缺衣少食,她就节衣缩食,拖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加班加点,为全家老小做饭洗衣、缝缝补补。

就这样,赵小参为了这个大家庭不停地操劳着,弟妹们长大之后,赵小参先后把俩婆妹风风光光地嫁了出去,又帮助二弟三弟建了新房,甚至用自己儿子的宅基地为四弟盖了房子。常年的辛苦劳作和体力透支,她又患上了食道癌。

太多太多的牵挂让赵小参不能撒手,坚强的信念支撑着赵小参与病魔搏斗。丈夫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来2万多元,她到医院做了3次手术,抽掉了两根肋骨,截下了25厘米长的食管,在5年的持续化疗后,她竟奇迹般地康复了。

疾病和困窘没有难倒赵小参,二弟媳突发疾病离世,她又毅然收养了两个侄子。30年来,她家欠下了5万多元的外债。作为家里的大嫂、大娘,一个“大”字就是她沉甸甸的责任,她拒绝了弟妹们帮助还款的请求,拖着虚弱的身躯辗转几个大城市打工,终于在2013年底还清了欠账。

当天,从赵小参家采访归来之后,带着感动,我饱含热泪连夜写出了《平舆大地嫂子颂》的新闻通讯,先后被《舆乡风》、《驻马店日报》、《河南日报》刊登。

今年6月底,我参加了“河南省道德模范在身边”基层巡演活动,历时一个多月,共宣讲40多场,把赵小参的事迹传遍了中原大地。在聆听了赵小参的感人事迹后,无数人被感动了。在开封宣讲的那天,赵小参也来到了现场,活动结束后,许许多多的乡亲走上前去和她握手拥抱。

日前,赵小参成功当选为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,她走进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了《圆梦中国·德耀中华》授奖仪式。载誉归来,省委书记郭庚茂在接见她时特意向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篇四

去年夏天,埃博拉如洪水猛兽般,突然袭来。塞拉利昂、利比里亚、几内亚先后进入紧急状态,西非大地,成为一片没有硝烟的战场。一辆辆救护车呼啸而过,西方游客、医生大批撤离,空气中弥漫着绝望和恐惧。

那是我在人民日报非洲中心分社工作的第三年,距离任期结束还有100天。得知中国新一批援助物资运抵西非,我立即请缨,冲向疫区!从南非出发,辗转20个小时,我终于抵达塞拉利昂。下了飞机就开始采访。因接触感染者而被隔离的中方医务人员见到我激动地说:“人民日报记者来看我们,太好了!” 在医院门诊采访时,只见一名当地男子神色慌张地冲进来,大声喊:“埃博拉,我感染埃博拉了!”

街边、码头、电信营业厅……我走入紧急状态下几乎要瘫痪的当地生活,不知道身边谁是感染者,谁是下一个倒下的人。为了便于深入采访当地人,我不管那么多就钻进一个又一个小村。我能做的就是以笔和相机为武器,马不停蹄地战斗,把疫区的最新情况报出去。8月中旬,人民日报专门开了两个专栏,讲述中国与非洲国家同心抗击疫情的动人故事。

中国医疗队员王煜是一个14岁孩子的父亲,他曾接触塞首都第一例感染者。21天的隔离期刚刚结束,他又扎进了病房,“与死神擦肩不是退缩的理由”,他说:“救人是医生的天职。”十几天前,塞拉利昂最著名的医生不幸死于埃博拉,在金哈曼路医院,20岁出头的护士穆苏一边为之流泪,一边毅然穿上了中国援助的防护服,“我的父亲不让我来上班,但是我是一名护士,我要和中国医生一起战斗。”

一起战斗,一起争取生的希望,一起保卫这片家园。这是抗击埃博拉的所有人的心声,也是鼓舞我在疫区奔波的强大动力!算一算,塞拉利昂是我走过的第十八个非洲国家,我在非洲度过了整整1001个日夜。我经历过战火洗礼,与疟疾、黄热等疾病擦肩而过,可这1001个日夜,我同样被称作兄弟、唤作朋友,见证友谊与合作,被奋斗的力量和发展的希望一次次感染!

记得去疫区的时候,捏在手里的是一张单程机票,没想到返程成为更大的难题。疫情蔓延,航班缩减,陆路或海路离开疫区希望渺茫,不知何日是归期。疫区的采访经历,让我被很多国家视为“危险分子”,拒绝入境。不得已,我在国际航线辗转60个小时,回到北京。我把怀揣了半个多月的结婚戒指递给未婚妻,她喜极而泣,悄悄地告诉我,父母这些日子里每天都是一大早起来等新出的报纸,等我的消息。

志合者,不以山海为远;有情者,跨越天涯手牵。

600多年前,郑和率远洋船队四访东非,古老海上丝绸之路书写的中非友谊薪火相传。半个世纪前,一位喀麦隆留学生在人民日报上说,“在喀麦隆,人们一谈到独立,就想到中国,因为中国过去和我们现在的命运一样。中国就是自由,就是劳动,就是快乐,就是友谊……”半个世纪过去了,69名中国同胞长眠在坦赞铁路的专家公墓,两万四千名中国医疗队员救治了超过两亿七千万人次当地患者。

独行快,众行远。我们迎来中国和非洲国家同心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的大时代。中非合作论坛都15岁了,结出了丰硕的果实。自2009年起,中国连续6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。中非2014年贸易额比1960年增加了2000多倍。手牵手,中非永远做好朋友、好伙伴、好兄弟,真、实、亲、诚的故事写不完,这是风云激荡的国际舞台上高高飘扬的旗帜,人类外交史上永不褪色的金字招牌!

回国快1年了,但我经常是三句话不离非洲,被同事、朋友们称为“小非哥”。

夜深人静的时侯,我会时常想起非洲,想起在那片热土上用脚丈量土地、用心记录友谊的同事们,想起坚守在疫区,以及非洲其他地方的外交官、医务人员、维和士兵、中资企业员工……他们常说的一句话,不时在我耳边回响:中国和非洲,永远做可靠的朋友和真诚的伙伴!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篇五

我是新疆人,在新疆出生、长大,新疆是我的家乡。

第一次去内地,很多人问我:“你们是不是住在蒙古包?是不是每天都会骑着毛驴或者骆驼?你应该特别会动脖子吧?”说实话,我还真不会。

第二次去内地,有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问,是新疆人吗?我说是,她紧接着说:“哇,好恐怖啊!”我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。

新疆,到底怎么了?那一份人们眼中熟悉的向往哪里去了?为什么多了这些陌生的疑惑和距离呢?

大学毕业,我成为一名出镜记者,手中有了话筒和笔。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回答大伙对新疆的疑惑,但我知道自己所采访的每一个新疆人,能够告诉大家,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新疆人。

周丽娜,48岁,东北人,村民们亲切地叫她周大姐,她还有一个特别响亮的维吾尔族名字,古兰丹姆。

20年前,周老师还是个年轻姑娘,她在沈阳认识了在当地卖羊肉串的新疆小伙乃斯如拉。一场关于羊肉串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周大姐跟随乃斯如拉大哥回到了万里之外的家乡卡依拉克村,全村2700多人都是维吾尔族,只有周老师一人是汉族。村里的孩子们几乎不会说汉语,她也就成了当地的一名乡村女老师。我问大姐:“以后会不会回东北?”大姐只是简单地说:“我早已是一名新疆人了。”

同胞们,你们爱的,也是我们爱的,你们恨的,我们同样恨!

说到新疆,说到新疆的记者所从事的工作,不得不说说反恐维稳报道;说到反恐,又总是不得不直面鲜血和泪水,而在这背后,我看到的是坚强,是信念。

2013年4月23日,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发生严重暴力恐怖案件,我们第一时间赶赴现场采访。在当地,我见到了一位79岁的老父亲,老人家坐在家中的院落里,头上缠着白布,眼神笃定,沉默不语。就在23号早晨,他与女儿说好中午在亲戚的婚礼上见面,但他并没有等到女儿。因为在案件处置中,15名公安民警、协警和社区干部英勇牺牲。他的女儿就是其中一名社区干部。约定的婚礼地点离案发现场只有200多米。他总觉得女儿没有离开,一会儿就会推门进来。

采访中,悲伤的老人始终挺直着脊梁,没有掉一滴眼泪,他的坚强,他的尊严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这位老人叫买买提·卡德尔,女儿叫月热古丽·买买提,他们都是新疆人。

协警努尔买买提牺牲了。他的哥哥与我相对而坐,沉默中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快拧成了麻花。他说:“我恨暴恐分子,我也想当协警,去抓他们。”

民警海力力·吉力力因为和暴恐分子搏斗,头部和背部多处是刀伤,他告诉我:“我要赶紧好起来,我要回去,回去完成牺牲战友未完成的事业。”

这个夏天,我还见证了墨玉县万人围捕暴恐分子的场景,在千万群众的大围捕中,暴恐分子如过街老鼠一样一个个落入法网。

是啊,你爱的,就是我爱的,你恨的,也是我恨的,因为我们是同胞!对于暴恐分子,新疆人是最直接的受害者,没有谁比新疆人更恨他们。什么才是真实的新疆?才是真正的新疆人呢?就像我采访的他们——当代雷锋庄仕华、《中国好声音》帕尔哈提、《中国好舞蹈》古丽米娜、“中国十大最美村官”刘国忠、草根慈善家阿里木、切糕王子阿迪力·买买提吐热……

我讲述的是新疆人的故事,是他们教会我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记者。同胞们,朋友们,去吧,去新疆看看,去跟顶天立地的新疆娃娃交交朋友。到那个时候,别忘了回过头再大声说一句:这,就是新疆人!


2020年好记者讲好故事个人优秀演讲稿5篇